够笨了哦

。。。把那些都忘了啊
我们享受人生

喜欢

觉得耳熟


苏城小目:

一百多年前“外科之父”西奥多•比尔罗特曾坚信在心脏上做手术是对外科艺术的亵渎,而心脏这个寄宿生命的“四居室”直接影响着人类的生存是否继续。多年前听到“蓝婴”不免讶异,追溯到19世纪末,这种先天心脏畸形而发生青紫孩子,他们的降临不过是造物主给死神新添的名单。

我很想在看完《心外传奇》后回馈出短小精悍的书评,哪怕感慨两句吸引更多人去关注这本书也觉得颇有意义。只是纵然作者李清晨按照时间进程清晰地讲述人类历史的不断改写,我看完全书也仅仅能卖弄地道出很多梗,道不明内心真正的感触。

雷内·法瓦罗洛是我印象最深的几个医生之一。这位出生在普通家庭的阿根廷胸外科专家深受利他主义思想影响,尽管成绩优异,但不愿意签署党派的“正常文件”无法在大医院行医。与兄弟在小村庄开诊所一干12年,所有器材和设备从无到有,儿科、妇科、内外科无一不精... 1962年,他携妻子远赴美国,并很快克服了语言障碍,通过了美国医师资格考试。法瓦罗洛在美国克利夫兰医院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利用大隐静脉的冠状动脉搭桥手术,确立了很多技术上的细节,用学术报告征服了世界心脏学会的多数学者和医生。在大展拳脚的良机面前,法瓦罗洛选择回国救助那些看不起病的病人,他认为医生不该被物欲所坠,有些事比金钱更重要... 2000年,法瓦罗洛享年77岁,因负债千万美元,医疗机构和学术活动都无法正常进行,几次求助政府无果,在家中用手枪击穿了自己的心脏...

推荐这本书不是说我盲目相信每个医生都是道德高尚的,只是在我心里,医生这个职业注定道德高尚


评论

热度(10)

  1. 够笨了哦苏城小目 转载了此音乐
    喜欢觉得耳熟